旅西华人性生活给婚姻打了马赛克

关于“性”这样一个依旧“敏感”的问题,许多人选择了避而不谈,但社会的各个角落里充满各种花边笑料:趣味相投的成员们聚集在一起,扮演各种“哄客”、“丑角”,大聊特聊“密室性事”。

这种“窥淫癖”似乎暗喻了旅西华人丰富多彩的性生活;然而,大量的事实揭示了另一个真相:相当一部分华人男女,性生活始终空白。

面对这样的境况,有些人站出来,讲出了自己的心思。

“我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打工和学习上”,阿斌26岁,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在温州瑞安老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22岁出国,在亲戚的店里打工两年多,依旧抱有“远大理想”——拿着手里的积蓄去交了学费学语言,身边开店结婚的小伙伴都有点看不懂他。

阿斌这样说:“中国人吃亏就吃在没语言上,我宁可花大钱去学语言,也不要花小钱去开小店。”就这样,一个温州年轻人,放着生意不做,和留学生一样,过着勤工俭学的生活;然而,血气方刚的年纪,一个人难免孤单寂寞,看着身边的人结婚生子,独处时也黯然神伤。当问到,为何“不找一个”;阿斌觉得,第一是自己边打工、边上学实在是太忙,第二是,自己喜欢的看不上自己,喜欢自己的自己又看不上。

“不想鬼混,那里都是陷阱。”阿斌言道,“我26岁,还是先立业,再成家吧;好姑娘有的是,只要你有本事;说实话,现在像我这样的人多了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每天谈来谈去的都是一些‘男盗女娼’的话题;有时候,看见一些女孩子挺不错的,但接触了一下,总觉得她们不是很‘真诚’,太不踏实了!”

一句“像我这样的人多了去了”似乎在强调,西班牙的中国圈里有遍地的好男人,而“每天谈来谈去的都是一些‘男盗女娼’的话题”又再证实这个中国圈里一直以来被屏蔽了相当多的好现象和正能量。

“男人当然这样说”,小梅有些不屑一顾!从笔者口中得知这个“故事”后,她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话匣子。

小梅来自福建,有将近7年之久,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2008年夏天,20岁小梅通过“朋友”的引领,从荷兰转站法国再到西班牙,开始了这里的生活,和很多初来乍到的打工族一样,没居留、没亲人、没朋友,先从学跑堂做起;运气好是真的,在巴塞罗那,一个山东老板很赏识她的能干,帮着办了居留;过了一年,一些老人走了,小梅做起了跑堂头。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你怎样对待它,它就怎样对待你。

一个常来餐馆吃饭的老外Javier慢慢地喜欢上了小梅,追求她,甚至到了死缠烂打的地步;最后,小梅只能“妥协”;一年半之后,两个人领了结婚证,现在,一起经营一家酒吧带餐馆的生意;当问到,像她这么传统的一个女孩子,为何会跟了老外,小梅这样解释:自己这几年忙着赚钱、办居留、学驾照,婚事也耽误了,找个自己的老乡很难,有些男孩子不错,但太挑剔,这边择偶范围非常小;Javier对自己非常真诚,他曾坦言因前期出轨而离婚,希望找到一个传统持家的中国女性;看在这一点上,自己才“跟”了他。

饶有趣味的是,两个人在一起之后,Javier发现小梅竟然是“处女”,这点令他十分费解,不过,长期的交往也让他慢慢了解到一些中国女性在生活中保守的一面,也让这个西班牙男人对和中国女人的婚姻更增添了一份信赖。

小梅现在过得不错,当问到“和老外幸福不幸福”的时候,她这样说,不是觉得中国男人不好,相比之下,老外更主动、再加上他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可能更珍惜来之不易的当下的这段感情;而自己在西班牙所见所闻,很多中国男人搞“搭铺”、逛“红灯店”,让她实在是没信心。

乍看,两性关系,其中一个重点就是“性”;但,真正踏实讨生活、考虑发展的人,其实根本没时间去“胡搞”。

在西班牙,华人择偶面非常窄,比如青田、温州这些地方的侨民因为老乡、亲戚、朋友多,还好说;来自其他地方的打工族、学生党,在这方面的选择范围就太小了,对于他们而言“爱情有风险、投身特别谨慎”。

诚如开篇所言,恰恰是“一小撮”不正经的人,败坏了圈子的名声,所谓“人言可畏”,在一个听风就是雨的时代,流言蜚语的杀伤力巨大,被动地筑起了一道高墙,让大家都觉“墙那边”不靠谱。

我们会发现,这些因素,让相当多的旅西华人圈相当多的男女之间有了隔阂,互不信任的程度非常高;可能解决办法就是在真诚、坦率的前提下,在生活环境优渥、有闲的状态下,多多交流、互动,交换价值观,或许才能摒除那些看不见的隔阂,但一个以“经济先行、其它后论”的族群,这又谈何容易呢?

有时候,我们遇到一个勉强看对眼、还算可靠的人,考虑到年龄、家庭、经济等因素,半推半就的将爱情和性生活以婚姻的形式,打包卖了出去,这样的婚姻必定永久打上“马赛克”,让旁人误解,你自己无解!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