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毕业了,工作在哪里?

那帮新人的开学季就要起航了,你们的毕业季也要落幕了……

论文答辩过?可能然并卵!

留学生小新的故事表达了一个残酷的现实:他,论文答辩过了,一边等拿学位,一边走向社会;可,换了2家公司,没有一个老板肯帮他办居留。第一家外贸公司、第二家电子商务公司……说实话,小伙子挺不错,留学生涯并不浑浑噩噩,踏实地学、踏实地过,语言能力在同类人群中,还比较突出;他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

我们可以这样想,在西班牙这片“人才沙漠”里想要“冒尖”并不难,现实中最大的槽点在于,所谓的“脱颖而出”好比“矬子里拔高个儿”,大家心知肚明、微笑路过。

所以,大家不介意你“行不行”,而现实是“很多人都不行,所以才显得你比较行”。

重要的现象是,这种“障眼法”很“蛊惑人心”,自以为“怀才不遇”?有可能是“志大才疏”!

一个论文答辩过了,拿到学位的妹子回国了,临走前这样说:这边不好混,说实话,我们看不上老板,老板也看不上我们,大家都不服气,总之,各种不服!实在是耗不起了,家里人都安排好了,说回来靠关系和文凭好歹也能混个“旱涝保丰收”。

最近,听说妹子的老爹通过关系找来几位“关键人士”,套路是“饭局+送礼”;最终,让她如愿以偿进入某大型国企,月薪万八千的,一年有14个月的工资外带五险一金和年假,同时找了个门当户对的男朋友,准备明年结婚。

就是这样:妹子留学三年多,花了差不多将近30万人民币,回去靠家里找了个不错的工作。说真的,家里有能力、手里有学历,这还算好的;毕竟,青春肯定会老、岁月未必静好。

男孩子“蹉跎的寿命”可能稍长一些,就算到了30岁仍一事无成,至少还被“一朵花”叫着,想再折腾几年?这个倒是可以有。

怎么折腾!?

小新“混”过的两家华人企业,老板都只谈一条:赚钱才是硬道理。

尤其是第二家电子商务公司,该老板可能学了点“新词儿”又喜欢“卖弄”,让初来乍到的小新顿有一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兴奋之余,出谋划策,积极行动;但他还没闹明白,老板要的是绩效。

新上任,必须三把火!

但,结果跟“天津812大爆炸”一样,等火灭了,可能才知道真相。

小新“设计”了一套“看上去很美”的作业流程,老板过目后,顿感该此子有“真才实学”、具“真知灼见”,一个月、二个月、三个月、四个月……

“我的想法就是,如何把我仓库里和百元店里的货,在网上卖出去,钱赚回来,就这么简单!谁能做的到,我就用谁!我就给谁办居留!”老板说得铿锵有力。

四个月后,小新玩不转了,他很郁闷,自觉很聪明、很努力、很用心,怎么就是卖不出货?电话里跟父母沟通,得到的回答,无非就是“多动动脑子”之类的话,其实,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仅仅是心疼孩子。

辞退后,想起小新,老板有点伤感,说:这个孩子人挺好,就是太笨!是啊,能不笨么?父母在送孩子出国前,也该“多动动脑子”,所谓的“出去锻炼自己”,实则是“去碰碰运气”;这肯定不是“多动动脑子”之后做出的明智决定。

试错还在继续,但成本是巨大的,生活费、车马费、办居留的各种费;居留办下来,也未必和好工作划上等号;这种难题至今是无解的。

但小新不灰心,还挺用心,又找了一个律师楼的工作,实习一个月500欧元,也算不错了,先干着吧……

有人听了这个故事,这样总结:小新这样的年轻人,在遇到问题的时候首先是抱怨,其次再想别的,一般不会思考自己的毛病。

可此时,和小新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同学小飞。

无论样貌、言谈举止、学业、语言能力,小飞都不如小新,当小新在逐步迈向“一朵花”的年纪并努力奋斗的同时;小飞,这个在学校里名不见经传的学生,倒是“一飞冲天”了。

老板是个“大牛”,什么都做,啥钱都赚,最近搞起了西班牙产品的代理,弄点红酒、橄榄油啥的卖到中国去,竞争太激烈的时候,也是奉“渠道为王”为圭臬者脱颖而出的时候;生意的诀窍就是要“赚节骨眼上的钱”。

小飞的家里有海关的亲戚,还有工商局的亲戚,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让老板对他“另眼相看”;在中国,好产品其实多如牛毛,市场就摆在你眼前,资本寻求出路,第一要素就是“渠道”,说纯粹一点还是“关系”;小飞提供的产品就是“关系”,这是独一无二的优势,也确实是个本事;当然了,虽是个案,但却作证了一项残酷现实:很多时候,“能力”比“学历”更有含金量——这个“能力”可能就是“关系”或“背景”。

既然,“条件”够硬,其他都不重要,老板满口答应小飞的合同要求,并承诺了薪资和各项福利待遇。小飞这样说:“家里的很多亲戚都在‘节骨眼’单位上班,这是自身的优势,我不是那种特别能干的男孩,自己不能造势的话,就只能借势,出国前,父母也反复嘱咐,要学会利用自身条件,避重就轻去做事。”

写到这里,笔者想起了一个著名的中国留学生,曲婉婷。

她的母亲叫张明杰,2002年的时候,也就是把曲婉婷送到加拿大留学的第二年,成为了哈尔滨市道里区副区长(去年9月被双规了);据传闻,曲婉婷不顾母亲张明杰的反对,坚持搞音乐,现在成了蜚声歌坛的音乐人;尽管被扣着“有个腐败妈”的头衔,但丝毫不影响曲婉婷在歌迷心目中的地位;其实,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如果没有曲婉婷她妈妈的背景,或许就没有她今天在音乐上的成功;谁都无法否认,在中国,家庭出身,对一个孩子“成功”的重要性。

曲婉婷和小飞,在某些地方,确有异曲同工之妙。

他们都有个好家庭、好父母,而最重要的是,好家庭和好父母不仅仅可以给予他们丰厚的物质条件,而是给了他们一种叫做“与其拿着金子,不如学会点金之术”的能力(即曲母反对,但这种思维路数被曲婉婷继承下来);说白了,就是家庭出身、物质条件决定的思维模式;表面看不出差别,但一个人的思维成长往往从孩童时代就会埋上父母的烙印。比如小新家的“多动动脑子”和小飞家的“利用自身条件,避重就轻”就是两个孩子当下能高低立判最真实的体现。

当然了,话不能这样“一棒子打死一船人”,有不少“三无”人士,从踏踏实实做起,最终混得风生水起。

比如,一个叫小娜的女留学生。

初识小娜,在笔者家附近的健身房,那里的华人不多,有笔者、小娜和她的Alcalá的同学,以及一个华二代;身份不同,话题也很广泛,小娜表示自己不爱说话,但就观察而言,小娜缺乏自信;有时候在街上碰到她,开开玩笑,说在健身房怎么没找个肌肉帅哥,小娜羞赧道:“呵呵,我是去减肥的;我那个同学才是去求搭讪的。”

论文答辩过,开始找工作,从那一刻起,身边人都觉得小娜是个“需求层次”非常低的女孩;大家都想方设法,找到更好的“位置”;只有小娜,在一家华人仓库里做起了文员。

“她太‘低就’自己了。”大家都觉得“可惜”,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看到这里,你定会不屑:不就是个“傻人有傻福”的故事!

是啊,可“傻人”有时候确实有点“傻福”,小娜干了三个月,老板就给了合同;让身边的小伙伴们羡慕不已!能力?学历?其实,小娜这些方面都不出众,工作刚开始,也是“笨手笨脚”,但用心学,至少给老板这样的感觉:踏实、肯干、懂规矩、不多说不少道。老板觉得能用,不存在潜在的危险和未来的不确定性。如果用一个词概括,小娜是个“实心用事”的人。

一个能够实心用事的人,一定是个头脑清醒的人、拎得清的人、有自知之明的人。知道何可为、何不可为。小娜不碰运气,只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自己的路,她深刻的了解:她掌握不了过程、掌握不了结果、更掌握不了公司,她能掌握的只有自己。

大家都说她命好。命是什么呢?拆开看,就是“人一叩”!这并非屈从,而是顺势而为。

说句实话,现在能找到“全职仓库文员”的工作,领取“正常”的薪水,在无居留的情况下已经“Duang Duang”的了……

没有心灵鸡汤、只谈现实状况,这几个例子说明了一件事,无论是拼家庭,拼能力、拼学历还是拼性格;无论是造势、借势还是顺势,总有一条路适合自己;关键在于能否看清自己。

如果在“求职”这条充满坎坷的道路上还风风火火不着调,市区开车挂5档,只能成就“最伟大的逆行”;结局必然是“你的西班牙,不是我的西班牙,记得回国给我带礼物”。

当然了,回国也能称雄,英雄没有编外。

欢迎与沐泓小编互动,微信:0034644455669

生活通原创 作者:沐泓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