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餐馆大厨的“意外”死亡

又出事儿了!

马德里Chamartín区,一家中餐馆大厨“被杀”了。

媒体都做了报道,华人微信公号也发布了消息;这个夏天太“血腥”!

持续一周多的高温,厨房里的“热度”肯定更高,报道称:出事时,正值用餐高峰期(新闻里说,餐馆老板惊慌地要求报警实在15点30分),火气大、大到出了人命。各路报道都没细说,最后都言简意赅了——“争吵升级,动了刀”。

华文记者报道:据目击者称,死亡的大厨的全身多处被利刃刺伤,尤其是胸部最为严重……根据现场来看,两个人之前应该在厨房里有过打斗(笔者注:难道这家厨房里只有两个厨工?)。犯罪嫌疑人随后从餐馆另一个小门逃离现场……

看这些关键词——

  • “被利刃刺伤”(这里用的是“刺”,而非砍)
  • “胸部最为严重”(可见,正面受袭击前,毫无防备)

事后,有华文媒体记者致电询问情况,餐馆方面是“三缄其口”。

很多人都问:究竟有啥过不去的?笔者以为:“不妥协”、“不宽容”、“不担待”是这场悲剧的导火索。

中餐馆行业是旅西华人多年来的“支柱产业”,而“过劳操作”则是中餐厨房的普遍现象,造成的结果之一就是“情绪不稳定”;再加上中国人的经营思维普遍定位于“绩效优先”、“其他另算”,即便高级餐馆,也时而出现这样的问题;就这样,厨房矛盾一直以来反复纠缠着华人中餐业。

可为啥“不妥协”、“不宽容”、“不担待”呢?

先说说中餐馆的基本形态,通常而言,一家业绩良好的中餐馆,不仅要有特色的装潢、优质的服务,最重要的还是菜肴的出色,这确实要取决于大厨的水准;比如一家餐馆如果提供住家,大厨往往拥有独自的单间——这从侧面反映了大厨“地位”的高超性。

有意思的是,即便大厨在厨房里的“第一”地位无法撼动,但想要将一道道菜肴出色的呈现,则需要很多周边元素与其“相得益彰”——洗碗工的高效循环、油锅的麻利迅速、二厨的精细切配等等;可见,一家“绩效高”的厨房,通常是多方协作得法的反映。

问题就来了,在“不妥协”、“不宽容”、“不担待”的后面,或许是“工作协调”方面出现了问题。

可能的情况是两种:一、大厨为了“绩效”,在没有考虑到新厨工的“种种不适应”的情况下,“颐指气使”,引发新厨工的反弹乃至动手哦;二、新厨工听话能干,但不符合大厨的“对其曲意逢迎”的期待,进而百般刁难……

当然,你知道的,这都是猜测。

可如果,不幸被笔者言中,那我们得想想了,这些诱因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

从大厨角度来说,大概的心理动因或有二——“立威”、“回收话语权”。

“威”从赏罚而来,尽管作为厨房最高段位厨工的大厨依旧位列“高级打工仔”之列,可单从“厨房政治”而言,处于“食物链”顶端,如果不能“号令如山”,则无从谈到“绩效有限”;也就是说,大厨要排除一切“不利”因素,将各种“不听话”消灭,以确保自己的话可以在新厨工面前依旧“一言九鼎”、“令行禁止”。

当然,厨房“话语权”是不能旁落的,基本的操作似乎是这样的——大厨发话,新厨工如不听话,反驳;结果,大厨开始施压、并且佐以“资历”、“技术”、“功劳”、“与老板的因缘”等作为心理战的“武器组件”杀出,直到新厨工臣服。当新厨工心理崩溃后,话语和表情的反弹力越来越弱;本该据理力争的各种权益,慢慢地会以“大厨恩赐”的形式出现。

举个例子:一穷二白且无居留的打工者,经常碰到老板这样说——“你做得不是很好,但我还愿意给你一个机会”、“你作为实习生,应该更努力,才能有机会得到正常的收入”等等;这个东东就叫做——“话语权回收”。

各朝各代各国“毁誉参半”的伟大人物,都精通此道。

当然了,也很可能是新厨工“滋事寻衅”。

比如很多“初来乍到”的人,反倒“气势”惊人,其心理诱因主要在于“强化安全感”。

说个笔者亲身经过的例子——8年前,笔者在中餐馆从油锅荣升二厨之后,原来的“三厨带洗碗”辞职了;新来的厨工,不仅没有把笔者这个二厨放在眼里、更对大厨“出言不敬”;通常,中餐馆高峰期时,厨房工尽管有工作分类,但互相都会帮个忙;这位新来的,不仅自己的本分工作完不成,在闲暇时,对于笔者这个二厨乃至大厨忙不过来的工作,根本是“睁一眼闭一眼”。

当老板问为何不帮大厨分一下炒饭,对方直言:“这不是三厨的工作!”

结果就是第二天,被辞退了。

这和“强化安全感”有啥关系?人的心理运动非常微妙,这名新来的“三厨带洗碗”可能在“安全感极度缺乏”的时候走进了这个厨房,并且之前的工作经验和遭遇让他做出了这样的举动,并且第一时间用行动告诉所有人——“我很横,别欺负我”!以此来“未雨绸缪”,心理上,担忧受伤害,就以这样“先下手为强”,“以攻代防”式的方法,来寻求“安全感”。

到底是大厨的问题还是新厨工的问题,我们无从知晓;但如果上述双方心态同时出现,不出事才是怪事!更何况,新闻报道这样说——厨房里有打斗过的痕迹,如果厨房工在三个以上,没理由不出现“劝阻”的第三者;很可能,厨房里只有两名厨师,可见,“劳累”也是上述这些心理动因的诱因,更是中餐业“过劳操作”的真实写照。

事发之后,大厨虽重伤,但还没有失去生命体征,在这个“生命无价且至上”的国家,面对这种境况,救护车晚了20分钟,就真的是太让人觉得“意外”了。

希望这些“意外”不要再发生了,真心伤不起!

(生活通原创 作者:沐泓)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