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事不求人,在西班牙也是个神话

去年,政协委员周新生的发言《努力让国人不求人》又被拎了出来,在微信上,又被转来转去,赚取着粉丝的眼球。

周委员的一段发言中,有这样的表达:“最近,一位司局级老领导说到,女儿在他的极力反对下仍入外籍并嫁给外国人,是女儿劝他的一句话,最终让他接受了女儿的做法。这句话是:‘爸爸,您将来再不用为您的外孙在国内上幼儿园、小学、中学求人了。’可不是吗?我们国人的生活中,存在大量求人的事,生老病死都要求人。生得好要求人;病了,治得好要求人;死了,烧得好、埋得好要求人;上好学要求人;找工作要求人,调动工作要求人;异地迁徙取得户籍要求人;职务职称晋升要求人,不一而足。”

也就是说,在中国总得“万事求人”,而出了国入了籍就是逍遥派,可以“万事不求人”,但果真如此吗?

别的国家说不好,至少西班牙还真做不到“万事不求人”。

就在去年6月周委员发表这个“震撼国人”的讲话时,笔者在一篇关于旅西华人小孩上学难的文章中就提到:一华人店主在帮孩子申请入名校被拒后才知道,该校对于“外来人”、“底层人士”有排斥,当然,结果是好的,终在西班牙邻居的帮助下,成功让孩子入学就读。

所以说,“万事不求人”,在西班牙也是个神话。

其实,不仅仅是孩子入学这个个案,在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都能体会到,“办事有人”的好处。

某次饭局,一位从事百货业的侨胞告诉笔者:他准备转行,因为通过关系认识了一些当地的食品供货商和政府“食品卫生系统”的头头脑脑,觉得可能开餐馆之类的更有前景!

前景远大,自然钱景不差,显而易见的事!

于是,按照这个逻辑,我们就能知道:求人办事,早已常态化,人际关系网编织得很严密,然后诚如柏杨所说,成了“酱缸”;依附者与被依附者的二元关系制造了很多不公平的事。

人情世故,成了制胜因素,也成了社会关系紧张、底层对上层不满的表现。

人民党的系列腐败,数名高官被羁押,拉霍伊受贿、数百件政商勾结案件,都和“求人办事”的思维有着千丝万缕地联系。

举两个笔者熟知的事例:

1、华人仓储业聚集地Fuenlabrada一家知名WOK餐的老板因为行驶违规,差点被铐走;好在有内部高人相救——上面一个电话,下面自然照办,但“意思意思”肯定是少不了的,不过,基于西班牙公务员“赚外快”渠道不多,于是,四张饭票搞定。

2、某华人律师楼为帮一无居留侨民搞定护照,特别“麻烦”了护照被扣地区的警察局,关系一层层往上找,好处一层层往上递;头头脑脑吃肉,小警察跟着喝汤;这不能说是“行贿”;依照“社会关系学”的雅称,应该叫“执敬”,此后,小警察们见到该华人律师,始终“毕恭毕敬”!

上述,这样的人被我们称为“能人”,这样的事被我们称为“本事”。

去年,英国首相卡梅伦就被“走后门”事件玩了一把!

去年,英国唐宁街首相府3月7日说,首相戴维·卡梅伦的尼泊尔裔保姆获得英国国籍遵循“正当程序”,首相夫妇没有写信为保姆“走后门”。首相府发言人说:“(申请人)遵循正常的申请程序……像平常一样,卡梅伦夫人作为雇主填在她的申请材料上。你能预计首相会以正确方式遵循正常程序。”卡梅伦几年前通过卡拉亚安慈善组织雇佣吉塔·利马。这一组织帮助移民免受雇主的虐待。利马2010年年底获得英国国籍。移民部谴责英国“富有的都市精英”从廉价外来工人身上获利,卡梅伦因为雇佣外国保姆受到质疑。

谁会认为自己可以独善其身?厌恶“特权”与“走后门”的人,可能仅仅是因为自己没有“特权”,没有“后门”!

但,在可容忍的范围内,提供些许帮助,似乎是可行的;譬如,这封毛泽东致其秘书田家英的信,如此写道:

家英同志:

李淑一女士,长沙柳直荀同志(烈士)的未亡人,教书为业、年长课繁、难乎为继。有人求我荐她到北京文史馆为馆员,文史馆资格颇严,我荐了几人,没有录取,未便再荐。拟以我的稿费若干为助,解决这个问题。······她是杨开慧的亲密朋友,给以帮助也说得过去,请函询杨开智先生转询李淑一先生,请她表示意见。”

毛泽东
三月二日

毛主席也求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要想打碎这块坚冰,社会能见度很低,关系也很复杂,你完全可以在“酱缸”中捞自己想要的东西,但得到之后,请把手洗干净。

(生活通原创 作者:沐泓)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