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没了恋人,还恋西班牙什么?

这是个“纠结”的故事,纠结于女人想要的,男人给不了,纠结在于男人想要的,女人等不了,看完这个故事,想想自己和身边的人,会发现,我们大都经历过这种纠结,乃至苦痛……

晓刚29岁了,快到而立之年的他立志闯出一番事业,一边开店一边打工,三个月前的分手,过往的点点滴滴已成景,现如今都被撕成了碎片;莉莉是个好女孩,要求不高,但晓刚却在关键的时刻,以未来为由丢失了当下,负情负义是普遍的解读,但透过他们的爱情擂台赛,可以看出在西班牙,想要求成正果的婚恋早已成为一件奢侈品。

从Salamanca到Madrid

2个小时的车程不算快,听着音乐看着风景,心里是小兴奋、小紧张的,莉莉自打来到西班牙,就没离开过Salamanca,带着对生活期许的她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摆脱留学生的身份,走进社会,随即开始了一段她一直梦想着,但却十分陌生的未来之路。

如果说留学的目的,恐怕每个人都不同,和许许多多留学生一样,出国之前的莉莉不是那么出色,“高不成低不就”是最恰当的描述,学历一般、能力一般、样貌一般,父母做点生意,家中还算富足;想当然,她也是被父母逼出来的,虽说来西镀镀金,拿个文凭回去也算风光,但何处甜美,心里自知,如果有条件,莉莉是想留在西班牙的。

在Salamanca,莉莉的生活很美好,日常读书、闲暇旅游,语言学得还算好,和身边的外国同学聚聚餐、拍拍照,在朋友圈中分享,那段时光是很惬意的。

但美好只是瞬间,当想过好日子,“俗务缠身”是一定的;各种衣食住行的事,都会让你焦躁得不行;莉莉在马德里算是孤家寡人一个,在安排好住家之后,开始了求职之路。

“各种不靠谱!”莉莉心说,“怎么没个正常人呢?”

求职数次,有不要她的,也有她看不上的,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华人公司的半日文员的职务,色眯眯的老板让莉莉“心惊胆战”——入职第二周,老板有事没事就在办公室大谈特谈“华人老板包养女留学生”的料,有事没事就瞅瞅莉莉和另外一个女生!

郁闷?是吧!

在社会里混了很久的人,都知道趋利避害,但莉莉“初生牛犊不怕虎”,白纸一张的她,任由酱缸书写漂染!可生活就像海鲜饭,五味杂陈都交融进每一粒米饭中,摆在表面的贝、虾、肉、菜成了锦绣繁华的点缀,米夹生不夹生,味道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

莉莉运气太差,半年过去了,找的工作基本都是临时工或打杂,如果说刚开始还有点新鲜感,现在完全是厌恶,但没办法,身边的人也差不多如此惨状;每每大家聚在一起,诉说各自的苦闷,仿佛才从边缘人群瞬间抽离出来,寻到一份归属。

但是,诚如笔者曾经所言,所谓“运气”就是一次次不断撞南墙,撞出来的,不到头破血流的那一天,是踩不出拨云见雾的节奏感的——莉莉找到一份好工作了!

“这回真是走了狗屎运!还包吃住,省了钱、省去许多烦恼!”莉莉心里想着,“要是没啥意外,这次要干得久一点,说不定把居留的问题都能解决了。”

两年了,时间不算短,莉莉心知肚明,自己要待在西班牙,但第一步就是要解决身份的问题,买个学时证明换,学生居留不是长久之计;好工作,除了自身能力和运气外,硬件是必不可少的,居留、驾照,一个本本都不能少。

这家公司从事外贸、物流生意,说大不大,说小不少,业务算是稳定,但人事变动太频繁,老板觉得这样真的不好,一直想找几个稳定的员工。“说实在话,我这里不算缺人,但都不太踏实,你要做就得努力,公司不会亏待你,但前提是,要忠诚!”老板的开场白很简单,很实际,也很有水分,听起来更让人焦躁!

通常,“弱势群体”求职时,表达无外乎忠诚、肯干、踏实而已,但莉莉有个本事,不多说,不少道,特别爱笑;老板觉得不错,结果就留下了;是福是祸,谁都不知道。

月薪700欧元,包吃住,每周休息一天,周六半日班,但下午莉莉要负责整理资料!但凡任何人都会有些许不平衡,但还能怎样,换个角度思考,自己没有拿得出手的料,这样的工作也未必好找。

三个月过去了,莉莉工作很勤快,因为她知道一个道理:努力未必有饭吃,而不努力肯定没饭吃!

一辆小货车、一个男朋友

公司的业务始终徘徊在一定的规模线上而无法突破,为了寻求更大的市场,和国内一家公司联合搞起了紧急快递,当国内的一些小邮包急递过来, 这边就需要人去海关提货,由于种种原因,公司将业务承包给了一位拥有物流专业文凭且在大型公司实习过的留学生。

这个小伙子很勤快,高高瘦瘦的,很白净很帅气,留学选择的是物流专业,也在西班牙的快递公司实习过,机缘巧合,他的曾经语言班的同学在这家公司做文员,有了这层关系,他承包这项业务也算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了。

有经验、有干劲,而且很有点“能耐”;有一次,一个客人的急件因为里面有中国的红枣和一些中药材“白芷”等,却事先没有清楚地告知公司,他去了之后发现被海关扣了,就通过公司联系到了这边的接件人,得知:国内的亲戚想帮西班牙的亲人补补身子,弄了点“偏方”,国内的合作公司为了赚钱,没有对西班牙这边和盘托出,最终弄巧成拙;没想到,这个小伙子把接件人的病历单做了一份副本,带到海关,称这些中国寄来的邮包里是“特别的中国补品”(Alimento de suplemento),结果,很轻松地就将邮包取了出来。

公司上上下下知道这件事后,都对他刮目相看,大家私底下聊天都会议论:晓刚挺聪明的!尤其是莉莉,她在公司里其中一项工作就是和他对接、处理国内的快递、急件,通过这件事也让她对晓刚也另眼相看!再加上平时通过聊天了解到,晓刚从山西来西快四年了,一边留学一边打工,直到自己买辆二手车,在华人圈里跑业务;也很佩服他,觉得像晓刚这样能吃苦的男孩子不多了。

有一次,一批急件到了,晓刚正在公司谈事,莉莉通知他要去海关提件,但这时,他却接到一个客户的电话,要搬家。

原来,晓刚不仅每月通过提件送件赚取佣金,平时还登小广告,承接搬家的业务;客人催得很急,海关那边也刻不容缓,两件事凑到一起,让他很焦躁,任何一笔买卖他都不想丢;可西国与芝麻,大小都是肉,晓刚最后决定还是为了公司的长期业务,放弃了搬家的生意;电话里传出的语气听得出,客人很不满,晓刚脾气急,双方吵了起来。

现实是残酷的,公司的人对这件事并不以为然,也没人多说一句话,只有莉莉不开眼,小声劝解:你要不先去搬家吧,我可以和你一起去,给你帮帮忙,事办完之后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海关。一方面,莉莉对晓刚有好感,促使她讲出这番话,另一方面,她也想再观察观察晓刚到底如何行为处事!

俗话说,听人劝、吃饱饭!

这次,晓刚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先去搬家,然后去海关提件;早上9点半,午饭前都要完成,事件是很紧急的,说时迟、那时快,再次拨通客人电话,道个歉并表示马上可以去搬,于是,开车走起!先到Parla,客人早已搬了一些行李在路边等他,晓刚下车后客套几句,就和莉莉动手一起开工。不到一小时,大包小包拎上车,带着客人一起直奔Móstoles;路程很近,但行李太多,搬上搬下,要不是莉莉,时间要多浪费一小时。

晓刚心里很感激,搬家结束后,带上莉莉赶往海关提件,好在排队的人不多,很快就轮到他们,签单之后,又是搬来搬去;最后还是莉莉多留个心眼,从公司出来之前,把接件人的电话都写在小条上,她对晓刚说:“先都给客人打个电话吧,安排好时间,这样和你搬家的业务也不冲突!”

好言好语的道理,任谁都会听从,晓刚再一次照办了;这次之后,莉莉和晓刚便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公司上上下下都看得出,两个人越走越近;很多同事还经常有意无意地说几句玩笑,有意撮合他们。

一天,莉莉从早上开始就闹胃疼,到了下午脸色更难看了,大家都劝她赶紧去医院;晓刚正好电话打来,说今天没时间,只能后天去提件,应该不会有啥影响,但同事多个心,告诉他莉莉病了,可能得休息好几天!

“她回家了?要休息好几天么?”晓刚问道。

同事:“恩,估计得好几天,病得不轻,要不你先来办公室吧,这几天我和你对接业务!”

“没关系,对接业务我后天去就可以,你能联系上莉莉吗?我打她电话打不通啊!?”晓刚有些焦虑,“你们是同事,难道找不到她吗?”

“是这样,我们想送莉莉去医院,但她说回家休息休息就好,我们怕她出事,就直接给她送回家了!”同事继续说,“她还说,要是你在的话,送她去医院比较方便,因为离海关近,不耽误工作……”

同事还要继续“描述真相”,一旁的莉莉抢过电话说:“我没事,阿梅跟你瞎掰呢,一会我回家睡一下就好了,可能是有点消化不良!”

“没事,你等我吧,今天这个搬家不去了!”晓刚命令式的口吻,说,“你就在办公室等我吧,我最多10分钟就赶到!”

同事的“计谋”得逞了,大家甚至开启了玩笑,莉莉无奈地笑着,还抱怨小伙伴们不顾她的痛苦,结果又被呛了一句:“跟你开玩笑,是让你转移注意力啊,这样就不疼了,一会还有人心疼呢!”

哈哈哈哈~~~~,痛并快乐着?很多事,都会自然而然的发生。

晓刚到了,鬓角有点冒汗,直接问:“莉莉呢?”

“这了!~~”歪坐在椅子上的莉莉有气无力地喘着气,“我没什么大事,一会回家休息休息就好了。”

“现在肯定没事了,晓刚一到,疼痛无效!”同事继续“冷嘲热讽”。

莉莉有点尴尬,也不知说什么,晓刚则直接帮她收拾东西,然后拎着包说:“走吧,去医院,病不能拖。”

“莉莉赶紧去吧,晓刚带你去医院,效果可比我们好十倍!”

“9494!我去年病的时候,自己打车去的,现在想起来,依旧一把泪!比不了,莉莉就是厉害,以后改名叫‘厉厉’算了!”

晓刚不言语,拎着包带着傻笑地莉莉往外走,同事还在起哄,“晓刚也挺会关心人的啊,我们还以为只会赚钱呢!”

“等钱赚到了,人就没了!”晓刚斜了她们一眼。

大家都没再说话,而莉莉嘴角则泛起甜美的微笑。

400块钱买的医疗保险,比前几年贵了不少,但包含3000欧元的医疗费,也算是“花钱保平安”了!;

晓刚带莉莉回家,抄起保险单直奔医院,医生表示,幸亏来得早,要不得出事。诊断结果:消化不良+胃痉挛。

买药、回家、吃药,晓刚临走前还嘱咐了她几句,此后几天,除了业务,晓刚每天都去探望莉莉。

差不多一周的时间,病好了,莉莉说正巧赶上周末,想在家做几个菜,请晓刚吃顿饭;这种好事自然要把握机会,欣然前往的晓刚又去买了点礼物。

来得比平时早,莉莉还正在准备,说:“你得多等会,我还在洗菜呢!”

“没事,看你病好了,我买了点海鲜,我来做吧!”晓刚抢着把围裙套在身上,“你病刚好,别太累了,你坐那跟我说话就行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坐着,晓刚成了大厨,莉莉帮打下手!

还没开吃,晓刚从身后取出来一个包,打开一看,一个盒子和一个套子,盒子里是一瓶德国的保健药、套子里是一件纯棉女士坎肩。

突然,晓刚握住莉莉的说,做出了表白:“我看了很久,也想了很久,你是聪慧的女孩子,我也真的很喜欢你,我知道女孩子都喜欢玫瑰花,也知道玫瑰和面包同样重要;但这两件礼物是我精心挑选的,作为比喻我们如果能开始,就踏踏实实的开始;你愿意的话就收下,好吗?”

停顿了十几秒,莉莉把小包接了过来,然后抱着晓刚,那刻开始,她知道自己恋爱了!

一辆小货车、一个男朋友、一桌家常菜,貌似缺乏浪漫的开始,但家庭般的温馨,让两人的爱情擂台上,少了一些花拳绣腿。

开店了,赚钱了,更忙了,也出事了

晓刚承包的这个所谓的“快递业务”,不过是送货而已,每月收取的佣金其实是不固定的,再加上搬家的活儿,实际上比莉莉多赚不了几个钱,再加上两个人留学生的身份,在现在这个档口,换个好工作,对他们来说,不太容易,为了将来过得更好,两人总在思考其他的途径,改变现在不理想的现状。

打工月薪只有几百,摆摊模式也是难以为继的,想开网店精力和时间又跟不上,最后,还是老套路,想着开个店,先把身份的问题解决,然后再想以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关键是钱的问题,晓刚有些积蓄,莉莉工作了一年多,存了点钱,但不多,要么找人合伙,要么找家里要钱。

又是选择题!但可不可以是多选题?

当然可以,合伙、取钱、要钱,找朋友一起开起了服装店,拿出所有积蓄,又找父母又凑了点钱!

平凡而踏实的爱恋是能够感天动地的:生意还不错!

因为长期在外“跑活儿”,晓刚认识不少搞批发服装的老板,有时候甚至还能或多或少的佘点货,合伙的朋友则负责看店,此时的莉莉虽然还在打工,也算是小股东了,在同事间也有了点小威望。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和晓刚合伙的朋友因为居留从店里办了下来,准备回南部和女朋友团聚,两人算了算帐,商量好,对方撤股,晓刚要出一笔“费用”,既然是“君子之交”,就得言之有信;又是一笔钱,然后重新开始,生意毕竟有得做,又熬过了一个冬天!

今年年初,经济算是小有缓解,毕竟经过年前的热销季,晓刚和莉莉再次迎来了一个春天;但店铺太小,给两个人办居留成功率不大,晓刚则先行一步,准备好材料递送居留,融入报告、各类纸头证明,忙活了2个多月,送进去时已经是3月初了;而莉莉则考虑以后在一起,最好居留能同时批下来,所以,还在指望公司能出一份合同,这样既能保有现在工作,拿一份薪水,自己和晓刚还有个店,算是做两手准备。

7月份度假季开始,晓刚在之前雇了一个临时工,固定好时间,上货的时候店里有人,也不必非得让莉莉辞职,少拿一份薪水来店里帮忙,两个人配合的依旧默契。

虽然马德里的假期,涌出首都去海边度假的人多,但小店位于市中心,也能迎来很多外国游客,所以生意没受到太大的影响,8月中旬,晓刚的居留批了下来,而莉莉的居留还在等待中。

日子照样过着,钱照样存着,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莉莉的居留被拒了,小店也要迎来一个寒冬。

原来,公司自从晓刚结束合作后,觉得快递业务也可有可无赚不了几个钱,便砍掉了这个项目,转而发展物流清关,但是生意普遍低迷的今年,日费斗金是真实写照,日进斗金是天方夜谭。莉莉的老板嘴上不说,但心里打着算盘:他清楚莉莉作为行政管理,其实重要性已经不大,合同没收钱,既然居留办不下来,也就作罢,再加上公司前段时间又裁撤了两个人;危机感骤然降临到莉莉的头上。

月薪从一开始的700欧元,两年的时间才涨到800多,莉莉觉得不好受,但又没有理由,或者说有拿得出手的能耐让老板涨薪,说不定还可能被炒鱿鱼;一次开会,老板旁敲侧击地要大家宣誓效忠,希望能在困难的时候同舟共济。加班的餐补没有了,缺人的时候用实习证明换点免费实习生,“各种高招各种贱”成了莉莉几个小姑娘对老板最“无情”的标注。

9月份,《ABC》的一条新闻引起了晓刚的注意,原来,多年前西班牙执行的《博耶法》到2015年1月1日就要失效了,很多市中心承租的老店铺恐怕都要面临房东给出的新的合同,专业人士分析,可能会引发老城区以及市中心热闹地面店铺涨租金狂潮。

由于当时是最初合伙人的朋友关系,晓刚未雨绸缪,约了房东谈此事;说实话,不受限的“权利”挺可怕,房东表示,当年签的20年合同,本该就应该改变了,现如今都是5年合同,10年合同都是“过去时”了。

“你应该了解这个店铺对你的重要性以及它的价值!”房东很严肃地谈着,“涨价是一定的,这是大势所趋!你要理解,也要有同理心,如果你是房东,你会怎样?”

晓刚知道这个事情的发生是不可避免了,只是好多歹说,期待房东将价格控制在他能接受的范围内,并且还表示长期租用店铺,也是对方能够长期获得收益的最佳途径,再加上自己的女朋友工作上也是“前途未卜”,希望房东能够“手下留情”!

一番番的讨价还价,最后房东还算有点人情味,房租涨了一些,比第一次提出的价码降低了30%;这个结果也算是差强人意了。

到新房租合同生效,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积极备战吧,但可惜,后方不稳了!

莉莉辞职了。

没有办法,公司业务量下滑,老板做出决定,以后都上半天班,莉莉这种资历的老员工月薪降为400,如果不能接受,就转为自动辞职,所有薪水当月结清。

尽管在开店之初,莉莉找家里要了5000欧元,但不算大股,一直以来也是晓刚照顾着她。这时候,她全身上下一股寒意,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拿着800块钱,欲哭无泪地回了家,看到晓刚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当晚,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居留与钱,让爱失去了节奏

其实,晓刚是实际的,他考虑到莉莉一时“赌气”丢掉一个“半日工”,有点得不偿失,但已经没有办法了,只好将临时工辞退,给莉莉准备材料办居留,让她和自己一起经营小店。

过了几天,莉莉平静了许多,坦承自己有点“冲动”,在非常时期做出了不理智的选择,晓刚也是好言安抚,两个人同心协力经营好生意,才有未来……

一下子少了一个人的收入,日子过得又紧张起来了,之前的合伙人撤离带走的那笔费用让晓刚和莉莉大伤元气,紧接着“房租”与“辞职”双管齐下,雪上加霜,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晓刚知道不能坐以待毙,他开始寻找出路。

“跟你商量个事,你能不能暂时现在家里待着,别去店里了,居留的申请先撤回,为了以后,你委屈一阵子!”晓刚的语气很低沉。

“怎么了?我在家待着?你一个人看店?居留怎么还有撤回的?”莉莉很吃惊。

晓刚说了实话:两家的钱都没还上,你失业至今,办居留的一些费用也不小,办下来每月的保险也是一笔费用,还不知道明年的生意怎么样,所以,卖了一个合同给别人办居留。

“你怎么不事先告诉我?”莉莉很生气,“如果你和我说,我好好想想也不会让你为难,但你怎么能瞒着我!”

晓刚先道歉,但他又很严肃地说,现在生意和以前比,虽然持平,但明年的房租涨了,居留下来,得交工人的社保,实在是没有余财发展了。

“两年多的感情,你也从我们的未来想一想,当时没告诉你,怕你也是难过!”晓刚说到,“现在木已成舟,那人已经交了5000欧元的合同钱,保险费也是他自己出,我们这个生意很‘划算’!你已经3年多的时间了,不差多等半年一年的,希望你真心理解!”

都到这个份上了,莉莉还能说什么呢?

聪慧的是莉莉,但退让的也是莉莉,爱情擂台总会有胜利者,但那个人一定不是她。

不知道是不是晓刚对自己女友的“顾全大局”理解为“妥协退让”,在这个收费5000欧元的人居留被拒后,晓刚很郁闷,虽然按照之前所说的“如果被拒,只退4000欧”,但折腾好几个月,1000欧元的紧张让晓刚感觉特别不划算!

于是,在咨询了律师之后,晓刚的“B计划”开始了,他没有将这个事告诉莉莉,而后,又捞到一条“大鱼”。

原来,律师楼架不住晓刚的磨烦,含含糊糊地表示,递送居留的前后时间太频繁,也容易影响成功率;学到了“诀窍”的他又通过以前的跑活儿的业务户寻到一个满世界找合同的人,这种合作往往“一拍即合”:一个要钱、一个要合同,而苦苦等待晓刚安排的莉莉只是傻傻地在家烧饭,做起了全职主妇,平常白天不敢多开灯,晚上暖气关得早,生怕多浪费,聪慧的莉莉也许早已被消磨掉了聪颖,只剩下“愚忠”的贤惠了。

都说沉浸在爱情中的女人智力有“缺陷”,莉莉的脑子每天都是如何照顾好晓刚的衣食起居,然后想着多等个一年半载,然后递送居留,接着再去出去找个好工作,给两人减轻压力。

一天下午,莉莉本来说买点吃的给晓刚送到店里,结果发现忘了带手机,就又走回家,发现晓刚回来过,换了一套衣服,她猜想可能是去上货就没在意,但在床头上发现一叠文件,里面是递送居留人的材料,她心说:怎么那么不小心,材料会忘在家里。

一边拿起来,准备一边带过去,突然猛地一震:材料不早就递进去了吗?怎么还在这?

她随便一番,发现,送居留的人完完全全换成了别人,根本不是之前交了5000欧元的那个人。

莉莉懵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带着文件和吃的就去了店里。

见到晓刚正在柜台翻东西,很焦急的样子,莉莉进来之后,二话不说,将文件拍到桌子上!

“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晓刚一看,都明白了,心里大骂自己蠢,把东西忘在了家里。

“上次那个人居留没办下来,我们只能赚1000欧元,不划算!这次我找到一个人,愿意出6000欧元买合同,而且律师楼说了,只要间隔时间长一点,办居留没问题的,这次我们能多赚点,是很划算的;只是我觉得再委屈你等久一些,心里过不去,就没敢和你说!”晓刚很惭愧的说道。

莉莉真的很失望,她这样问晓刚:“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在一起,也很划算?”

有时候,大家都说夫妻吵吵小架,也能增进感情,但前提是互相真诚的指出错误,来强化彼此的感受和爱的存在;而莉莉在受到欺骗之后,以“划算”反问晓刚,双方都陷入了被动。

“对于这件事,我承认只是个生意,但我们之间不能是生意,你说呢?”晓刚还在辩解,“如果你能多等等,居留还不是早晚的事,我在外操持这些事也不容易,也生怕跟你说了之后,你也不理解,毕竟我们将来是要在一起的,你怎么就不能体会呢?”

“我能体会,但一次可以,两次还这样,你要我怎么体会?”莉莉带着哭腔说,“我不跟你多说了,我回家等你,晚上咱俩得把这个事说清楚!”

当晚只熬了一锅粥,莉莉边吃边说:“如果还有感情,天天吃粥我也愿意,但如果为了未来,暂时牺牲一下,我也能承受,但一次又一次的发生这种事,你让我怎么想?如果这次还失败,等半年,就赚1000块钱?你还做不做下次了?”

晓刚心里很烦,但只是老调重弹地劝解莉莉,但对方被另一半的这种行为激怒了,要求晓刚做出最后决断:要么给她办居留,要么给这个人办居留,否则立即分手。

晓刚无名火起,大叫道:“我不想一辈子喝粥,我想混得好点,你也跟着得济不是么?开店你出了多少力?你家出了多少钱?还不都是我操持着,又不是不帮你弄,都在一起两年多了,居留重要还是我重要?这两年多谁为这家付出的多?谁赚的钱多?”

钱!钱!钱!

没有钱的日子,男人也受不了。安贫乐道是圣人的梦想!

但莉莉自始至终都没把心思放在钱上,因为她始终认为,晓刚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不会让她将来过没钱的日子,可为何晓刚会变这样呢?

“我已经29岁了,没什么资本,你即便办下来居留也是找个文员的职务,我们还是翻不了身!”晓刚无奈地说道:“现在,不捞偏门根本没‘前途’,这样是来钱最快的方法!至少赚个几千块,能够帮我们顶一阵子,你如果真心不能接受,我还能说什么呢?等你居留办下来,还不是和现在一样,每天混吃等死,小店开着、累着、吃着、睡着,一辈子难道就这样了?”

晓刚越说越消极,而莉莉早就哭在了一旁。

短评:到底谁的错?

分手了,没啥戏剧性的结尾,其实还是多年来华人圈里的老掉牙的故事,但说明了什么?

晓刚的或多或少“独断专行”式的敢作敢当,在小女生面前似乎很具吸引力:莉莉的病他主动安排时间带她就诊,病愈之后的庆祝餐也是他安排的,未来的发展以小店模式开始也是他安排的,莉莉在家的居家生活和去店里帮忙,接着办居留、撤销办居留也是他安排的,乃至于,任何事都是晓刚在安排。甚至会让人觉得,现在分手,可能也是晓刚刻意安排的。

莉莉满足于被照顾、被安排的那一段美好,但恰恰在这段时间,缺乏了自我的独立思考,缺乏了独立的经济来源,乃至于翻了脸,到了谈判桌上,甚至除了诉诸于感情与哭泣,没有任何可以和对方叫板的砝码。

刨去感性的认知,理性来讲,也是晓刚和莉莉对待生活的态度不同,莉莉知足常乐,以本分、不强求为幸福的初衷,晓刚各方条件虽略胜一筹,但并非是冒了尖的出类拔萃,可“争强好胜”之心超出了能力范围,与此同时,晓刚认为为了未来,暂时的任何牺牲都是必要的,这和中国文化下,熏陶出来的男性对成功的渴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莉莉则着眼于从现在到未来无论任何事都不能以牺牲感情和平等原则为前提(但她自己主动在这段关系中,牺牲了自己,成全着晓刚);一个满足于现状,希望能改良,一个不满足于现状,希望改革。

一个改良、一个改革,孰是孰非,笔者不能偏颇而论,每个人心中的那杆秤都不同,只不过,观点是:如果两个人的价值观不同,也必将决定两人在生活、事业上的发展步伐不同,最后,两个人无论多么相爱,无论多么愿意为对方牺牲,因为步伐不同,让爱失去协调一致的节奏,最终必会曲终人散!

(生活通原创 作者:沐泓)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