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店里孩子的孝心

阿斌又和小混混打起来了!

自从上次被警察开了罚单,这已经是两个月来的第四次;自从去年通过家庭团聚把孩子和老妈接到西班牙;店里就没消停过。

“老天爷都跟我作对!”阿宾郁闷时,总是恨恨地想着,“要有了钱,干嘛受这个罪,回青田老家过几天舒心日子多好!”

出国10年,有老乡开了奔驰、有同学开了仓库,阿斌只是一个小小食品店的老板,人比人气死人,是他运气差还是不努力?没有答案。

他只知道,出国就等于翻身了,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机会。当初,老婆阿梅给堂兄家做“包身工”,三年没拿工资,靠亲戚给免费办的Cupo,两口子分开快四年之后,才第一次见面。

这些事,一直在他脑子里,他对老婆有亏欠,老妈和孩子来了,虽然比农村老家好一些,但钱赚得少,花得多,总是看着账单发愁。

老婆阿梅看店里生意总没啥起色,想着去做月子保姆,可以多赚钱;但阿斌一来怕老婆太累,二来也碍于面子,生怕别人知道自己“养不起家”;于是,晃来晃去,好几个月过去了,生活一陈不变。

儿子小辉的学校申请下来了,公私合办的那种,在当地街区非常有名,一般不收外来移民,阿斌的一位老主顾竟然是学校的一个老师,总是带着孩子来买糖,一来二去熟了,了解阿斌是个忠厚的中国人,这才主动给帮忙办的事!

瞧瞧!谁说命不好?老天爷没事和他作对?

孩子入学了,老妈没事在家里做饭、洗衣,成了全职保姆,阿梅说动了老公,去做月子保姆去了,一个月1500欧,给一个同乡的亲戚,一个仓库大老板的儿媳伺候月子。

生活压力总算有些缓解了……

偶尔,阿斌的母亲除了按时给店里送饭、拿东西,偶尔也帮帮忙、摆摆货,时间长了,也能说几个西班牙单词,对这些琳琅满目的西班牙食品也都大概有了了解。

尽管早已不缺吃喝,但过惯了穷日子,阿斌一家省吃俭用已是常态,别说下馆子了,平常吃得都很朴素,再加上,小辉的学校,每月学杂费要400多块钱,能省则省。

令人欣慰的是,孩子学习很好,老师也很惊讶:这个中国小孩不一般!阿斌当然很高兴,觉得孩子像自己的父亲——阿斌的爷爷,当年在村里也是出了名的“秀才”,小时候读过几年私塾,还在县里做过文书,可惜不到50岁“英年早逝”,;在农村,一个寡妇拉扯大阿斌和他两个妹妹,其艰辛可想而知。

小学作业不多,但是毕竟刚到西班牙,虽然孩子模仿力强,但还需要假以时日才能彻底融入当地,放学回家除了写作业,就是看电视,阿斌想着多听听,也许孩子很快就能将西班牙说得滚瓜烂熟,慢慢就会越来越好,等孩子长大了,就能做大买卖,自己老了也就有了依靠——想得很简单、很美好!当然,这也是他每天在店里拼命工作的最大动力。

有一天,仓库来送货,其中有好几包火腿,结了账,摆好货,折腾了一上午已经快1点了,突然想起了住家证明得换新的,赶紧给老妈喊来,让她帮着看店,自己去办这个事。

也许是“秀才之妻”的缘故,这位青田农村来的老太太做起买卖丝毫不逊色,语言虽不好,但反应快,算账也麻利,所以没出什么乱子,但小辉却闯祸了:

因为家里没人,奶奶不敢把孙子一个人放在家,于是,带着他一起在店里看着,快到中午,买东西的人多;小辉趁奶奶不注意,爬上凳子,从冰箱里把仓库送来的新火腿拿出来,然后一个人跑到库房,折腾了起来……

阿斌回来了,一见没什么大事,总算松了一口气,老妈一看没啥事,准备回家做饭,但这时候两人心里边轰地一下子:孩子怎么不见了!

这可急坏了两个大人,阿辉急忙跑出去,从店里跑到家里,在从家里跑到附近的公园,怎么也找不到小辉,急得他差点哭起来,这时候手机突然想起来了,是老妈的电话,赶忙接听:原来小辉自己在仓库的角落里睡着了。

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看着孩子睡着,心里难免一丝愧疚,本打算抱起来带回家,却猛然间看见旁边几包火腿上,都被写了字,拿起来一看:Negro!

阿斌气得要死,给孩子叫起来,问怎么回事,可能是突然被叫醒,爸爸又特别生气,小辉一下子就哭了起来。弄得爸爸和奶奶不知所措。奶奶一边安慰孙子,一边劝儿子,缓了缓,孩子才慢慢地说出了原因:上课时,老师讲西班牙火腿有白的和黑的,黑的是最好吃的、也是最值钱的,是西班牙最好的产品。

奶奶和爸爸一下子全明白了,孩子是觉得写上Negro就值钱了。

阿斌只说了一句:好,咱们以后就卖黑火腿!

孩子的表达最直接,最简单,也最感人;小辉用黑笔写上Negro,实际上是借单纯来宣喻:小小年纪懵懵懂懂便已亲历生计之艰辛,在一所优秀的学校里开始了求知之路,他会健康地成长,会越来越懂得承受和担当。生活永远都不可全部Negro,被“糟蹋”的火腿值不了几个钱,涂满地却是孩子对父母、对奶奶深深的爱,也承载着对未来的期待。

本文故事
纯属虚构
如有雷同
必属巧合

(生活通原创 作者:沐泓)

你也许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