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出四川的川菜!从Goya的火锅店说起

和朋友聚会吃饭,约在他比较熟悉的地方——Salamanca区的Goya那的四川火锅。

笔者虽不是川菜爱好者,但美味是无法拒绝的,可按照朋友的说法,这里的“四川火锅”不“正宗”,但味道还说得过去,其实,可以理解为:没得挑,退而求其次吧。

那里的生意依旧火爆,记得今年年初时,生活通搞了一次聚会,选得就是这家餐厅。

当时,女同事们点得菜,其中有一份大约记得叫做“四川拌面”,内容就是煮熟冷却的碱水面,上面盖着一层酱,味道还不错,是笔者熟悉的味道,但一位四川姑娘明确地告诉我:不正宗,但还算好吃。

从那天孤陋寡闻的笔者才知道:原来川菜里根本没有芝麻酱这个东西。

可回想起来,川菜在老家实在是很火的,大概最令人熟悉的就是街边的“四川麻辣烫”,好比街边的Buffet,有肉串、有豆制品、有青菜,然后放到大锅里涮涮、烫烫,捞出来,放在有塑料袋的盒子里,老板一边收钱,一边往里面浇些芝麻酱汁、辣椒油啥的,这种模式也是周围学校学生和屌丝上班族的最爱。

不过,严肃地讲,自从知道芝麻酱这个东西不该出现在“正宗川菜”里面之后,对“京津”风格的“四川麻辣烫”开始“鄙视了”!

为了搞清楚“川菜”到底是咋回事,此后,就经常和四川的同事请教这个问题。

每每聚餐之时,无论是在Usera的小吃店,还是在市中心Gran Via大街身后的那些中餐馆,一旦点几道“川菜”,笔者便不由自主得分析,这到底“正宗”与否。

最后,还是另一个重庆小伙子给点破了玄机:不可能“正宗”,因为这里没有“正宗”的四川产的香料。味道差距很大的。

乃至于,后来都不敢再问了,因为之前的每次询问,得到的答案总是:不要侮辱川菜好不好!

于是,慢慢地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进而联想到一道“正宗”中餐:柠檬鸡!听一些餐馆老板将,大概是30年前左右,一位青田老华侨根据西班牙人的口味改造的中国菜,这和美国风格的“宫保鸡丁”比较类似,都是为了融入当地进行了味道的调整。

至于“正宗川菜”,那天有兴致翻看了看第二季的“舌尖上的中国”,其中一集介绍了“重庆小面”,其中一个桥段令笔者记忆深刻:当地的食客操着方言道:不要海椒,多放麻椒!

川菜普及中国大江南北,乃至全世界了,毫不夸张地说,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川菜,但为何“正宗”的川菜只在四川?

有人一定会嘲讽:废话嘛!正宗的川菜不在四川难道在西班牙?

那要较真起来的话,可能就比较矫情了,既然西班牙的川菜严格地说不能叫川菜,那为何还要打起来“四川”这块响当当的招牌呢?既然“正宗”的川菜只出现在四川,为何却走不出四川呢?

笔者甚至觉得,真正地诞生在四川的这个菜系,本来就地域性非常强,对于一个当地的吃货而言,稍微用料不对、烹饪出错,即可被其点名“不正宗”,说大一点,好似“伊斯兰文明”,排他性非常强。

而另一方面,假借四川之名的“川菜们”在世界各地开花,让中餐馆的老板们赚得盆满钵满,再说大一点,好似“美利坚文明”,熔炉性却也特别强。

但,从“川菜”的正宗与否,笔者联想到人与人的交往。

造成排他性的根本原因是拒绝伤害而本能产生的防御性,这是止损意识,俗称“防御性拒绝”!

这不陌生,因为陌生的中国人交往之初,大都如此;然而,反过来讲,过分的止损、防御,也是真性情的缺失。

然而养成真性情,必须有开阔的胸襟;即便你是正宗,但要逐渐地学会养成“容错”性格,这样才有利于和不同观念的人(俗称“三教九流”)建立关系,形成多层次的交流。

曾经有幼儿园做过测试,最受欢迎的小朋友是这样的:我和你好,我也要和她(他)好;如果你愿意我和她(他)好,那我就对你更好!

而大多数中国人更善长的如李敖所说的“三种关系”:一,他跟你骂我;二,你跟我骂他;三,我跟他骂你。

所以,我们一直走不出来,我们都认为自己所代表的就是“正宗”、“正确”,异己的则是敌、容已的则是友,非友就是敌,最后,伤人伤已。

此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也许激进、也许平庸,欢迎探讨,也祝愿川菜越来越好,华人越来越好!

(生活通原创 作者:沐泓)

你也许喜欢